艺术风格

        在构图上,光宇吸收了中国传统绘画上的以大观小之法。西方的透视法,在艺术上是科学的、又是不科学的。科学的方面,可以帮助画家对解决三度空间上,有深刻的理解;其不科学之处,就是把艺术家降低为光学机器,只表现眼所见到的,不能表达心所看到的。光宇的装饰绘画,充分运用了中国山水画以大观小之法,将此法运用到画面空间的处理上来。他吸收了中国壁画、版画,以及波斯与印度画中的内景、外景不同空间并列法。他还运用了许多近代舞台艺术、电影艺术上的方法,他时常把远景与近景、天空与地面、虚景与实景等等,都有机而巧妙地结合在一起,成为电影中的“蒙太奇”。
  在造型方法上,他人中国书法、铜器以及近代工艺上,得到了有益的启示。中国书法的结构用笔,也是有方有圆,或方中寓圆、圆中寓方;其它装饰艺术造型,亦同此理。方圆各有其长处,如纯方,则诉诸人之感觉是有骨无肉,冷硬偏于理性;如纯圆,则有肉无骨,混沌无精神。光宇造型之方法,无论一石一木,或人物、屋宇、舟车等等,皆方中见圆,圆中寓方;既有丰富之感情,又显得挺拔有力,这也是他程式化所遵循的主要方法之一。
  奇中寓正,是从整个艺术效果来说的。中国画法中,向来便主张“奇中寓正”“正中寓奇”,以达到艺术上变化统一。有正无奇,则呆滞刻板,如馆客体印版字所要求的,会绞杀了艺术生机;若有奇无正,那是企图以奇取胜的江湖术士手法,已去艺术甚远。真的艺术要求,应该是奇正统一。有时从外形上看颇正,而奇寓其中,有时形式很奇而正寓其中。有人言光宇艺术太奇,是只从表面上看到其构图大胆或形象夸张,未曾窥及其内在结构之严正,形象刻划之认真;或有人言光宇艺术过于正,也只是对他的程式化的形象仅有表面之认识,未见到在貌似板拙的形象之中,却包含有丰富的感情。

 


版权所有辅仁书苑
地址:北京朝阳区高碑店北花园金家村中街6号吉里(北京)国际艺术区东区E2 电话: +86 010-5691 6379 邮箱: media@fujen.cn 京ICP备15049464号